爱拼彩票代理

2014年10月9日

投资界:PE的美好“钱景”:管理资本量超4万亿 以自律为主、监管为辅

日期:2014年12月19日 11:40

2014年我国股权投资行业整体回暖,IPO退出活跃度大幅提升。2014年是我国PE行业经过3年大调整后筑底反弹的一年,是重大转折之年,也是迎来美好“钱景”的一年。

创新和创业需要资本支持,而PE行业作为加快资本与科技低成本对接的首选方式,具有显著的宏观经济效益和微观市场价值。

2014年,是PE行业通过精耕细作以及精细管理后实现沉甸甸收获的一年。从年初A股的IPO开闸到年末股市的大涨,众多的PE体会到丰收的喜悦。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在日前举行的“第六届全球PE北京论坛”上了解到,2014年我国股权投资行业整体回暖,IPO退出活跃度大幅提升。众多PE人士表示,2014年是我国PE行业经过3年大调整后筑底反弹的一年,是重大转折之年,也是迎来美好“钱景”的一年。

“浮躁之后归于理性,重新认识PE投资,你会发现PE行业的魅力所在。”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会长邵秉仁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经历2010年的“全民PE”后,PE行业已逐渐回归理性走向成熟。在经济“新常态”背景下,中央提出的新精神给PE带来新的发展空间。特别是退出渠道的扩展,仅靠IPO退出是不够的,应该更多地通过股权交易来实现企业的并购和重组,比如可以通过北京、上海的股权交易所来实现退出。此外,退出渠道的增加也会使投资更为理性,现在的创业板、中小板其实就是一个常态化的退出渠道。

机会在新常态

当前,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发展阶段,其主要特点包括经济增速放缓、经济结构面临调整等。在这样的经济背景下,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拉开了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的大幕。

2014年是我国深化改革逐步推进的第一年,金融改革、混合所有制改革等领域为股权投资行业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根据清科统计,截至2014年第三季度,国内活跃PE/VC机构约9000家,管理资本量超4万亿人民币。出席“第六届全球PE北京论坛”的众多业内专家一致认为,PE行业将伴随改革进程,与中国企业和中国经济一起成长。在改革背景下,PE行业面临着更多的机会,民间资本有机会参与金融改革以及混合所有制改革中,通过股权投资来分享改革的红利。

“2014年,整个市场见证也践行着金融业深化改革创新,包括存款和保险制度的破冰以及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等,预示着资本市场改革的大幕已经拉开,而PE行业则更多地受益于多层次资本市场的改革。”北京金融工作局局长王红表示,11月26日国务院出台了《关于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体制鼓励社会投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提出要大力发展股权投资基金和创业投资基金,鼓励民间资本设立产业投资基金,这为PE行业营造了健康的政策环境。创新和创业需要资本支持,而PE行业作为加快资本与科技低成本对接的首选方式,具有显著的宏观经济效益和微观市场价值。

在王红看来,PE投资在北京市经济结构优化升级、中小微企业融资服务、实体经济创新发展以及投融资体制改革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促进作用。以北京为例,今年前三季度,PE投资主要集中在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文化创意产业,投资案例数分别占到总案例数的81.7%和45.1%。据市场机构统计,截至今年9月末,北京市股权投资管理机构数量达到944家,管理资本总量1.24万亿元人民币。前三季度,北京地区发生股权投资案例497起,投资金额950.41亿人民币,投资案例和投资金额接近全国市场的四成,均居全国首位。

PE行业的牛市即将到来

“12月5日的股市行情值得人们思考,当天市场上1万亿元的交易量预示了我国风险投资时代的到来。”全国社保基金副理事长王忠民分析称,如果把存款利率作为标准的无风险投资来看,央行宣布降息则预示着降息通道已经打开,人们更愿意把钱从无风险的角度转向有风险的角度。而相对于PE而言,二级市场是高流动性的股权投资,肯定是资金第一轮转移的主战场,第二轮就会转移到PE当中,这是毫无疑问的。

“PE行业的旧常态已经被改变,我们即将迎来PE行业充满希望和挑战的新常态。”北京股权投资基金协会新一届轮值主席单祥双表示,回顾这一年PE行业的发展状况,可以看出PE行业的牛市即将到来,新兴PE集群的强势崛起更加印证了这一论断。2014年,市场上主要出现了四大PE新贵:以互联网巨头为代表的产业PE集群;以上市公司为主体的资本市场PE集群;以银行、保险、证券、信托、公募基金等为主体的金融机构PE集群;以中央地方政府和国有实力机构为主体的政府PE集群。

一般来说,影响PE行业发展的是两个终极问题,一个是资金从哪里来;一个是项目到哪里去。单祥双分析认为,PE新贵们的闪亮登场恰恰是打开了资金来源的新空间,而A股年初的IPO开闸和年底的大涨又为PE项目获利退出创造了条件。在他看来,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传统工业经济时代所形成的经营业态都发生重大改变,包括PE行业在内的金融行业也不例外。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将终结传统PE的小时代,引领PE行业进入真正的黄金时代。

在单祥双看来,金融市场和资本市场是决定PE行业兴衰最重要的市场,一个影响到PE的进口,一个影响着PE的出口。PE行业还担当着一个伟大的使命,就是可以将我国的债权主导型经济调整为股权主导型经济。股权主导型经济的特征是在企业经营困难的时候,股权能够与企业风雨同舟;当企业高速成长的时候,股权会获利退出,从而起到调节经济增速、助力经济稳健和可持续发展的作用。

以行业自律为主、适度监管为辅

据邵秉仁介绍,我国股权投资行业的发展,从小到大,从无到有,经历了最初外资主导、本土人民币基金后来居上、专业化程度提高、退出渠道多元化等不同阶段。股权投资行业具有市场化和灵活化的特点,募资、投资、退出都是投资机构的市场化行为,正是在这种特点影响下,无论面临的外部经济环境如何,PE机构均能够根据自身优势灵活应对,在市场的选择下实现优胜劣汰。我国股权投资行业的发展,是遵循市场经济发展结果,也是我国经济体制市场化改革和金融创新的必然结果。

“股权投资行业的发展特点及对实体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决定了行业监管政策要符合行业发展规律,政府监管要致力于为行业发展创造良好的市场竞争环境。”邵秉仁强调指出,目前股权投资行业的监管政策和实际操作中,还存在着一些问题,主要表现为行业发展缺乏完备的法制环境。根据2012年12月修订的《证券投资基金法》,将非公开募集的证券投资基金即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纳入监管范围,但是并没有对私募股权投资的法律性质进行明确。法无禁止即可行,一方面缺乏法律基础为股权投资行业预留了广泛的发展空间,但同时其中也隐藏了巨大的风险,给政府监管造成难题,最终不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

在邵秉仁看来,在具体实践中应该对PE进行适度的监管。“2013年中编办发文明确证监会负责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监督管理,但证监会在实际监管过程中未充分考虑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和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两个行业的明显差异,将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简单视同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套用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的监管方式,有过度监管的趋势。”邵秉仁分析说,证券投资基金是投资到二级市场,直接进行买卖股票,需要严格的监管。股权投资是一种高度自律性投资,并没有投到二级市场,对其应适度监管。将两者混为一谈监管是对股权投资的打压和抑制。对于股权投资基金行业的监管,政府应该充分尊重行业发展规律,坚持“行业自律为主、适度监管为辅”的监管原则,充分发挥行业协会的作用。